1000名俄罗斯代孕宝宝因边境关闭无法与父母团聚

2020-08-21 13:02

代孕,从来都是一个低调而隐秘的行业,不仅因为涉及父母和替人孕育女性的个人隐私,更是因为喧闹的市场营销总是会带来各种争论甚至非议。但不论怎样,多年来,“有条不紊”孩子接连地出生,让俄罗斯早已成为了全球有生育困难家庭的求子目的地。

然而,从今年3月份俄罗斯宣布关闭边境以来,接连出生的“代孕宝宝”和他们的亲生父母被迫无法团聚。焦虑的父母开始尝试敲响所有求助的大门:代孕中心、生殖医院、妇产医院、大使馆、外交部、各路媒体、电视台……,乞求每个人能够让他们去接走他们期待已久并已经出生的孩子。事实证明,不仅有1000+新生儿滞留在俄罗斯,乌克兰和格鲁吉亚的情况也是如此。

1000名俄罗斯代孕宝宝因边境关闭无法与外国父母团聚

5月初,互联网上出现了一段来自乌克兰基辅的视频。在这段视频中,一家专门从事代孕的诊所展示了46个没有父母陪伴的婴儿。根据与代孕母亲签订的合同,她在孩子出生后是不应该见到婴儿的。然而由于边界封锁,并不是所有父母来得及在孩子出生前到达。

根据乌克兰人权事务专员Rada Lyudmila Denisova在非正式场合透露,约有100名这类婴儿滞留在乌克兰,而这一数字正在随着事件不断增加。政府只对在大型医院分娩的代孕母亲的情况进行监控。但是,有许多机构在暗箱操作,当局怀疑,有很多婴儿在没有足够医疗监督的情况下,在私人公寓里内等待着他们的亲生父母。

来自中国天津的黄先生夫妻是很幸运的,他们在得到俄罗斯政府发布的24小时后边境关闭警告时紧急抢购了高价机票,连夜驾车赶往北京机场,在凌晨登上了飞机,当晚10点钟顺利抵达莫斯科,而边境在两小时后0点如约关闭至今……

1000名俄罗斯代孕宝宝因边境关闭无法与外国父母团聚

黄先生夫妻抵达一个月后,宝宝如期诞生,他们一边照顾宝宝,一边等待航班回国。初次为人父母,两人手忙脚乱累的人仰马翻,又经历了高价抢票、回国带宝宝集中隔离等一系列波折,但二人还是觉得值得且快乐。

1000名俄罗斯代孕宝宝因边境关闭无法与外国父母团聚

来自德国的Peter和Judy一家也是幸运的:他们在检疫和边境关闭之前设法抵达圣彼得堡,等了三周后女儿诞生。Judy一直说“我们太幸运了!大多数父母只能收到宝宝的照片和视频,而在最初的几个月中,父母与孩子的亲密接触是非常必要的。”

1000名俄罗斯代孕宝宝因边境关闭无法与外国父母团聚

“在俄罗斯政府发布的24小时后边境关闭预警时,作为代孕中心,我们向所有在未来三个月中将会有宝宝出生的父母都发出了通知,但不是所有父母都及时赶到,”—— 俄罗斯VERASurrogacy未来助孕中心中国区经理狄玛.希兹科说,“而且,说实话,我们也没有预料到三个月以后,甚至半年后边境依然封闭,而孩子还是在陆陆续续地增多。”
 

加拿大斯坦利夫妻在接到未来助孕中心的通知后,预订了从多伦多到飞往罗马,再转机莫斯科的航班。然而,由于在罗马出现飞机晚点,到达俄罗斯时已是凌晨,俄罗斯绝情地关闭了边界,毫无通融的余地。

“当时机场塞满了向我们一样晚到了几个小时的人,而机场人员仅处理本国人的入境,外国人一律要求不能入境。尽管我们一再解释会有婴儿出生,助孕中心的律师也前往机场交涉,俄罗斯总是一贯的教条,僵持到凌晨,我们只好返航。一开始我们认为没什么大不了,再过几个星期,疫情就会过去,我们会及时再赶到的,”—— 斯坦利说,“然而好几周过去了,形势变得越来越不确定。我们向俄罗斯驻加拿大大使馆提交申请,因为我妻子每天都哭,问如果我们的孩子出生了,谁来喂养?而现在,我们的孩子已经满三个月了,住在儿童之家。我们只能期盼每周获得孩子的视频和照片,看着孩子一天天长大,而他还没有见过自己的父母……,这是非常不可思议的。”

1000名俄罗斯代孕宝宝因边境关闭无法与外国父母团聚

和斯坦利有着相同遭遇的,大概有1000个家庭。据官方统计,俄罗斯大概有1000名左右代孕妈妈生下的婴儿因为疫情的阻隔正在等待与父母团聚。他们的父母来自中国、菲律宾、法国、德国、澳大利亚、加拿大和其他国家。焦急的父母们正试图在世界各地通过人权理事会解决这一问题。

“我们收到的来自不同国家的呼吁人数越来越多。在俄罗斯各地出生或将在不久的将来出生的婴儿约有1000个,仅圣彼得堡市在政府登记的此类婴儿就超过600名。”—— 俄罗斯人权理事会副主席伊琳娜·柯科拉说,“主要问题是,这些婴儿是俄罗斯联邦公民,要进入父母国,必须确认亲属关系。亲生父母本来是来拿文件的,但由于有冠状病毒,边境被关闭了。这类新生儿的人数正在增加。圣彼得堡只有一个中心有600名儿童的资料。

代孕生子并不便宜。在美国,代孕费用起步价格为20万美元。而在俄罗斯,有着同样的高水平医疗,总体费用却大概会便宜三倍。因此,这几年中很多渴望孩子的父母都渐渐地聚集在东欧。

俄罗斯和前苏联的其他一些国家一样,法律允许代孕。每生下一个孩子,女性可获得远远高于普通职业的不菲报酬。据俄罗斯VERASurrogacy未来助孕中心统计的数据:仅2018年俄罗斯至少有22,000名代孕宝宝出生,外国父母占10%,但外国人每年至少增长20%。尽管有议员不断地提出非议,担心这种按“订单”出生的孩子会最终会被用于买卖器官,而女权组织也不断地声讨:“俄罗斯不能也不应该成为外国公民代孕的孵化器”。根据市场评估,俄罗斯代孕市场已稳居世界第二,仅次于美国。

国家杜马众议员奥克桑娜.普希金娜在Telegram中写道:“那些反对辅助生殖技术人,是在无视苦于求子的痛苦以及孩子出生的权力,来操纵公众舆论。”如果不孕症是一种疾病,那么禁止使用代孕,包括对外国人关闭代孕服务,俄罗斯将违反自身的国际义务。而俄罗斯有义务向所有人,而不仅仅是本国公民提供各类医疗服务。

目前,因疫情显现出的代孕宝宝照顾问题已经引起俄罗斯社会的广泛关注,只是他们帮不了婴儿和他们绝望的父母。生殖医生、代孕中心和律师们敦促政客们不要设法去利用这些问题,而是应该立即帮助这1 000名儿童。“在疫情和边境关闭的背景下,回避亲生父母无法带走自己孩子的问题,而更关注加强代孕领域的立法是非常荒谬的。这些孩子目前急需国家当局立即作出反应,” —— 未来助孕中心狄玛表示,“就目前状况而言,或许最值得信任的人就是亲自将孩子生下的代孕母亲,在这个特殊时期将可以将孩子交由她照顾。但监管部门已经开始干预,要求人权和儿童权力保护机构参与其中,不仅从孩子的专业照顾角度还是医疗需求方面,孩子均应处于统一在儿童福利机构的临时监护下,而不应由个人托养。不论如何,婴儿最继续得到的是父母的照顾,需要给所有父母将带孩子回家的机会。这是现在最重要的事。”

 

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